暖暖

喜欢小长苏,喜欢小台花,萌受君,蔺苏,靖苏,楼台,诚台,不逆不拆可3p~⁽⁽٩( ´͈ ᗨ `͈ )۶⁾⁾

人为什么总是那么的虚伪呢?为什么你的话别人就一定要听着,别人说的话你就从来都是忽视呢?说真的有时候真的不了解某些人的想法,不这么虚伪,不这么伪善真的会死吗?呵呵,我就不说啥了~三次元又给我暴击~我勒个去~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七)


表示我死回来了 o(╥﹏╥)o 这段时间因为三次元的事儿实在太糟心了,所以暂时的放下了我心爱的小少爷,不过我对小少爷的爱实在太深,所以我又滚回来了,话说,总感觉我萌的都是冷CP开着 o(╥﹏╥)o



以下,放文~话说文文里有好多私设,请不要太较真儿,一切私设都是为了宠爱我们可爱的明台宝宝~(∩ᵒ̴̶̷̤⌔ᵒ̴̶̷̤∩)



3、关于喝药那些事儿



阿诚一直以为那个女人的死去就已经是老天爷对他最大的恩赐了,却没有想到老天爷对他的恩赐远远不止如此。 刘警官看到明家小少爷这么喜欢阿诚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也渐渐落下,他今天来明公馆除了和明家大小姐说桂姨的事儿,也是存了想将阿诚留在明公馆的心思的,阿诚这个孩子真的太让人心疼了,虽然因为家里的原因他不能收养他,不过若是能给他找个好的人家收留那也算是对自己的心有个交代了。



所以刘警官就趁着明台和阿诚玩的正嗨的时候对明镜提起了阿诚无处可去的事儿,明镜多精明的一个人,一听刘警官的口气就知道刘警官的意思,可是家里已经有一个明台了,这明台可是他们明家的小宝贝疙瘩,宠他一个都来不及了这还怎么再收养一个小孩呢?而且也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对明台好呀!如果收养了他结果他欺负明台怎么办呀!这样想着的明家大姐还是觉得不收养这孩子还是比较好的吧。所以说其实明家大姐最担心的还是怕阿诚会对明台不好吧!

所以明镜并没有直接回应刘警官的话,而是擒着眉头看了明楼一样,机灵的明家大少爷立马懂了自家大姐额意思,悠悠然的接了一句:“那这孩子还真是可怜呢。”只是说完这句话也就不再开口了,而刘警官也不能直接说那你们就收养这孩子吧这种话,毕竟他们明家在上海那可是数得上号的有钱有势的人,今儿个他们能见他这个小片儿警已经算是人家心善了,再要求多了,可就是不知分寸了。


所以即便刘警官心里再急躁也没有表露出来。 明台一直都觉得自家大哥虽然对他好吧可同时对他也实在是太严厉了,平时总是这不准做那不准动的,还老是爱板着一张脸训他(当然那是我们小少爷忘了明楼会训斥他完全是因为他把茶水全泼在了明楼的作业上,当然我们小少爷表示那完全就是个意外好吗?他才不是故意的~)再加上两人年龄差有点大,平时也玩不到一块儿去,所以明台对于这个会对他温柔的笑,和他年龄又差不多的人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好感。从大姐怀里下来就准备带阿诚去自己房间里玩,他想把自己喜欢的玩具都分享给这个他喜欢的小哥哥。

就在明台想要拉走阿诚直接上楼的时候,明楼咳嗽了一声,小声的会明镜说:“大姐,明台的药。”明楼可不敢大声提醒,怕被小明台惦记上,明台是怕他没错,可架不住大姐宠他啊,而他又是个敬重大姐的。



明镜听到明楼的咳嗽才反应过来傻他们明台还没有把药喝了,不是明镜真的忘了给明台喝药,而是看到明台和阿诚玩的这么好心里有些小纠结,他们明台刚来明家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人来熟的呀!




明镜端着药站起身来笑眯眯的走到明台身边,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于明台齐平。


“明台呀,我们来先把药好了好吧?”


“不要。”小明台把头一扭一脸嫌弃,喝药什么的最讨厌了。



“明台呀,这不喝药你的病怎么能好呢?明台乖呀,喝完药让大哥带你出去玩好吧?”明镜还是哄着。


“不要……”明台皱了皱小鼻子,看着青花瓷碗里黑漆漆的药眼泪珠儿都快掉下来了,这个药真的好苦好苦的,他真的不想喝呀!

“明台。”看到倔强的弟弟,明楼感觉头有点疼。

可谁知一向怕明楼的明台还是拒绝喝药,这可愁坏了明镜,明台不喝药这病怎么会好呢!真是急死人了,而且明台的眼泪也让明镜心疼坏了。

“小少爷喝完药的话我才会和小少爷一起去玩哦。”

就在所有人都僵持着喝药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很轻很温柔的声音响起,阿诚摸了摸明台的头笑的一脸温柔。

“额……”明台有些迟疑,喝完药才能一起玩吗?

“不喝不行吗?”明台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一脸纠结的看着阿诚。

“不行的哦,喝完药小少爷的身体才会好起来哦。”阿诚还是温柔的笑,他发现在这个可爱的小少爷面前笑起来完全不是问题,因为他的心,在看到这个小少爷的时候就觉得温暖,就觉得除了笑他想不到还有什么表情可以用来面对这个可爱的小少爷。
“好吧。”


“我喝。”


明台迟疑了好久好久,最后终于以壮士断腕的精神说了一句“我喝”,这下不仅明镜呆了,连一向老成的明楼也呆了,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劝服的人真的是他们家的小少爷吗?这不科学吖?明楼表示他不服,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明台这么听阿诚的话明楼觉得自己作为兄长的尊严收到了一万点伤害,明台为什么从来没有这么听过他的话!明楼深深地忧伤了。 



所幸明镜只呆了一会儿就满心不是滋味儿的把碗递给了明台,此时明镜和明楼的内心感受其实是一样的,有一种她养了这么久的孩子被挖走了的感觉! 



明台没有在意呆掉的大哥大姐,因为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碗黑漆漆的药上面,虽说决定要喝药,不过还是觉得好痛苦啊!明台的小脸蛋都皱成了一团。



 “喝完的话就可以吃糖了哦。”阿诚看着这样的明台心里也很难受,恨不得自己听明台把药给喝了,可是很明显不行,所以也只能哄着明台,尽可能的让他舒服些。






三次元已经无爱,多想留在二次元。

你喜欢的东西,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得到。
有些时候一份漂亮的简历,就可以说明很多。
有的时候,口才真的比你想象中的重要太多。
阅历,经验,能力,都很重要,不要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出去,看世界,不要因为你不行就不去做,你现在不行不代表你永远都不行,自己做,不要总是想着让别人帮你,没人可以一辈子帮你的。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六)



今天考试结束了,面试。话说我心好累,真的心累,宝宝把题目搞错了,面试完之后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错了!!!!!!错了好么!!!!!!!!!然后,我现在只能默默地祈祷老师能放过我了😭😭😭😭😭😭😭(⸝⸝⸝ᵒ̴̶̷̥́ ⌑ ᵒ̴̶̷̣̥̀⸝⸝⸝)



好吧,我要让我可爱的小少爷来安慰我,我也想要这么可爱的小团子⁽⁽٩( ´͈ ᗨ `͈ )۶⁾⁾




(2)一颗糖引发的“血案”③





小团子一样的明台迈着两条小短腿就跑到了阿诚的面前,笑眯眯的把白白嫩嫩的小手伸到阿诚眼前,他的手上是他刚从明楼那里搜刮过来的糖果,花花绿绿的,包装的都十分精致。





“小哥哥,吃糖,吃完糖糖痛痛就飞走了。”这是每次大姐哄他时说的话,明台觉得大姐说的话都是对的,这个小哥哥没有了母亲,一定很难受的,那吃完了糖罐子之后,应该就不会难受了。





坐在沙发上的明镜看到这样的明台感觉有些微妙,总有一种自家辛苦养的宝贝儿要被别人给拐走了的错觉是怎么回事啊!!!





阿诚看了眼明台拿着糖果的手,那只手白白嫩嫩的,没有一丝伤痕,他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又软又滑,就像上好的丝绸。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黑的、遍布伤痕的、粗糙的手。阿诚坚决的摇了摇头,不想,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样的一双手,他的小孩,不适合看到这样的一双手,他应该是纯洁无暇的,他不应该接触到所有的与黑暗有关的东西。





看到阿诚摇头,明台以为阿诚不喜欢吃糖果,顿时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这么好吃的糖果,小哥哥竟然不喜欢吃真的是……明台明亮的大眼睛鬼精灵似的转了好几圈之后,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剥开了一个糖果,突然就塞到了阿诚的嘴里。看到阿诚因为惊讶而骤然睁大的鹿眼,明台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机智了,就说这么好吃的糖果小哥哥怎么可能不喜欢吃呢!





对待喜欢的人明台向来是不吝分享自己喜欢的好东西的,他喜欢吃糖果,而这个小哥哥他也很喜欢,所以,当然也要分享给这个小哥哥咯!想到这里的明台突然又“嗒嗒嗒”的跑回明镜身边,然后笑的甜滋滋的给明镜也喂了一颗糖,本来明楼已经准备好了被明台投喂的,他是不喜欢吃糖的,为了哄小屁孩才会习惯性的在口袋里装糖,不过如果能被小孩投喂的话,吃一两颗糖,明楼表示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谁知道那个小屁孩竟然直接把手里的糖扔到了自己的嘴里!!!明镜乐的笑的合不拢嘴,止不住的亲着明台胖嘟嘟的小脸蛋,嘴里也不停的说着:“我们小明台呀,真真是好可爱呀!”气的明楼也只能咬着牙暗搓搓的瞪着明台。但嘴里却是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的,不说现在有大姐护着,其实在他心里对明台又何尝不是千般宠,万般疼的。现在这样活波可爱的明台都是他和大姐用时间一点一点宠出来的啊!





其实明台真的不是故意不给大哥糖果的,而是明台觉得既然大哥的口袋里都有那么多糖果了,就不要再来和他抢了。我们小少爷已经忘了他的糖果都是从他大哥口袋里拿的这件事了……





而阿诚,嘴里突然被塞了一颗甜甜的糖的阿诚,在那一瞬间是特别慌乱的,他看到,那个小孩在看到他摇头之后笑容一点点的淡下去,其实他的心里特别难受,他想解释的,他想安慰他,他想再抱一抱他,可是,越是焦急,阿诚就越是说不出话来,所以他只能看着那双明亮的眸子一点点的暗淡。





只是突然,那个低沉的小孩就好像向日葵见到太阳一般活了过来,明亮的大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接着他的嘴里就被塞了一颗糖,一颗甜甜的,能甜到人心底深处的糖……


















【诚台】你是我所有的执念!





520短篇,阿诚哥黑化,此处应该有肉,然而我是一个不会写肉的人,一个大写的懵逼脸(╥╯^╰╥)所以拉灯……



话说我周日要考试了啊,复习着复习着脑子里全是黑化阿诚哥,宝宝真的是疯了啊(⁍̥̥̥᷄д⁍̥̥̥᷅ )



其实我想把他写成长篇,然而宝宝毕竟还要考试( ᵕ̥﹏̑ᵕ̥̥ )




——我们执着什么,往往就会被什么所骗。
——我们执着于谁,常常就会被谁所伤害。




看着在红灯酒绿的舞池里肆意扭动的妖娆身姿,那不时露出的洁白腰际刺红了他的眼。那喝了酒之后而愈发显得像猫一样慵懒的眼虽迷茫却纯洁如同水晶般透亮,灼伤了他的心,魅惑了他的神魂。




那个人,他是他所有的执念。




明诚早已知晓,他中了毒,中了名为明台的毒。




眸色渐深,舞厅里明明灭灭的灯光很好的掩住了他眼眸中所有的欲望和疯狂。贪婪,嫉妒,暴怒……他的七宗原罪正在逐渐侵蚀着他的心。




明台不是第一次来夜舞,但却是第一次玩的这么嗨。明天他就要和陈锦云订婚了,此时的他本应该好好的待在明公馆里,等着明天的订婚仪式,或是紧张,或是欣喜,他终于可以和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在一起。




可是吃过晚饭后,阿诚哥来到他的房里对他说,明天就要告别单身了,今天应该要出去好好的疯狂一把的,不然以后都没有机会了,明台本来就是爱玩的性子,听了明诚的话,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反正,不管出了什么事儿,明天阿诚哥都会把他好好的送回来的,所以他们来到了上海最大的舞厅。




明台不怎么会喝酒,向来是三杯就倒,所以明家人都不怎么让他喝酒,阿诚哥以前也是不让他喝酒的,可是,刚才阿诚哥已经给他喝了好几杯了,在舞池里跳动的明台模模糊糊的想着。




舞池里的明台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了,舞动的脚步也开始凌乱,他开始不自觉的寻找他的阿诚哥。



是时候了。明诚如是想着。



仰头一口饮下杯中血色的酒液,明诚起身向明台走去,他的嘴角擒着一抹压抑却疯狂的笑,就像等待多时的狩猎者看到猎物终于掉进了自己的陷阱里,想要疯狂的占有,想要疯狂的掠夺。




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也抢不走。




半搂着明台走出舞池,如墨的眼冰冷的扫视着企图触碰明台的人,像兽一般,冷酷,无情,充满杀气。那是野兽在守护自己的猎物,除了自己,他的猎物,谁都不能碰,触之,即死!



当明诚抱着明台走进事先早已定好的房间时,明诚满意的笑了,大红的婚房,鸳鸯锦被,合卺交杯。



你只能是我的新娘,不管是今夜,亦或是……



永恒!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五)




关于他们的年龄,以及台花和阿诚哥来明家的时间都是私设。


关于某些方面,可能有点矫情,不过我就是喜欢阿诚哥把小少爷当做全世界的感觉啊!!!!⁽⁽٩( ´͈ ᗨ `͈ )۶⁾⁾



2.一颗糖引发的“血案”②




看到阿诚的笑,明台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那个人笑起来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那么的好看。


明台跳起来扑向了阿诚,阿诚虽然年龄比明台大,但是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再加上不时的虐待,导致他整个人都非常的瘦弱,而明台虽然小,可是来明家也有几年了,在明家明台吃得好睡得好的,所以小明台的分量可一点也不小啊!



所以当明台扑倒阿诚的怀里时,阿诚往后踉跄了好几步,眼瞧着就要摔倒了,晓得明镜和明楼都不自觉的站了起来,想要过去抱住自己心爱的小弟弟,明镜甚至已经往这边走了,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看似瘦弱的阿诚最后还是以惊人的自制力控制住了身形。



他的怀里是那个会为了安慰他而伤神不已,会为了他笑而无比兴奋的人,这种人太少了,这个人太珍贵了,所以,他不能让他受伤,一点也不能。



这是阿诚心里所有的想法,即使只是第一次见面,即使对方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即使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阿诚也依旧想要保护他,想要陪着他,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睛,或许是因为他的安慰,又或许是因为他的笑容……谁知道呢?阿诚想:谁知道是为了什么呢?或许是前世因果也说不一定呢!阿诚只知道保护这个小孩,或许已经成为了他这一生的信仰!



明镜和明楼看到那个少年虽然瘦弱但最后还是稳住了身形,不由得暗暗点头,这个孩子有着惊人的自制力,是个可造之材。于是两人又默默地坐下了,想要看看自己的宝贝弟弟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当然这只是明楼的想法而已,明镜嘛当然是觉得自己的小弟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那么的可爱,那么那么的惹人疼爱咯!



而扑倒阿诚身上的明台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想了,他笑着涂了阿诚满脸口水,软软的嘴还带着一股奶香味儿,阿诚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点醉了。


小小的明台抓着阿诚的衣领笑着说:“小哥哥,小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阿诚这会是羞涩的笑了,他喜欢他笑,那他便笑给他看!他想要的,他都会为他实现。


“小哥哥,给你糖糖吃。”明台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从阿诚身上爬了下来,“嗒嗒嗒”的又跑开了。感受着怀里逐渐消散的温度,阿诚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抽痛,那种想要将一个人抓在怀里再也不愿放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明台跑到明楼身边,也不和大哥说话,径自爬山大哥的膝头就开始搜明楼的衣服口袋,他记得大哥的口袋里总是会装很多很多好吃的糖果的。



嗯~可能是因为大哥和他一样喜欢吃糖果吧!小小的明台不止一次这样想着。



如愿搜到了糖果的明台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就好像是太阳一样,能驱逐人世间所有的阴暗。明台“啪”的一下在明楼的脸上亲了一下,还没等明楼反应过来,明台就又爬下去了,又是“嗒嗒嗒”的几下,就跑到了阿诚面前,只留下明楼无语凝噎,总觉得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此时的明楼还不知道自己以后在明家的地位可能还会不保。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四)




1.一颗糖引发的血案!①

(其实并不啊(๑`^´๑) )


明镜本来是想着她们明家可从来都没有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的,这警察来了,她们也是不怕的呀,所以也没想着让明楼把明台带下去。而且明楼也快长大了,家里的事该让他知道的还是要让他知道的。


只是明镜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当刘警官说完整件事情的始末之后,明镜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遭了!竟然让明台听到了这种事!明楼心中亦然。他们都没有忘记明台的母亲是怎样去世的,不能忘也不敢忘!所以明镜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让明楼把明台抱走,明楼也正是这个想法所以也就自然的伸出了手,可是,谁知明台竟然推开了伸手过来抱他的明楼,然后从明镜身上爬了下来。


“嗒嗒嗒……”的几步路,明台就跑到了阿诚的面前,伸出了白白嫩嫩的小手摸向了阿诚的眼睛,他不喜欢这个小哥哥眼里的脆弱,一点也不喜欢。


阿诚以为又要挨打了,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谁知明台真的只是摸了摸他的眼睛,然后奶声奶气的声音就在阿诚的耳边响起:“小哥哥不要哭,大姐说人死了就是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玩去了,可是,他们还是会回来的,所以,小哥哥不要哭喔!妈妈还会回来的。”


阿诚睁开眼睛看着对面担忧的看着他的小糯米团子,小孩可能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人,说出这一番话可能已经到了极限,看阿诚没有反应,急得他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看看那个的,可爱的小脸都快皱成了包子,抓耳挠腮的样子真是可爱的不行。


小孩着急的关心自己的表现倒是让阿诚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有多久了啊!有多久没有人会因为他不开心而难受了啊!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了啊!


这个小孩……这个小孩,是不一样的吧!阿诚这样对心里的自己说着。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三)

我只想写出我心里的故事~(๑`^´๑)


1.有的时候,一眼就是一生!③


跟着刘警官来到明公馆的阿诚其实是不想来的,在他的心中会让那个女人那种人做事的人一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人,所以,他一点也不想来明家。可是刘警官说现在和那个女人有联系的人除了他就只有明家人了,而他母亲,是的,母亲!那个警察是这样说的,那个警察说他母亲在明家做了那么多年的事,明家高门大户的说不定就会收留了他,不然他这么大个人了,还真不好送到孤儿院去。


是啊,他都这么大个人了,阿诚自嘲的想着:他是几岁来着?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说真的,他还真的有些忘了,毕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给他过过生日了。


阿诚不想留在明家但也不想去孤儿院,孤儿院,那个地方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好印象!相较于孤儿院,阿诚最后还是选择了去明家。所以,最后,阿诚还是和刘警官一起来到了明公馆。


阿诚想到过很多到明家之后会发生的情景,可能是不被喜欢的,可能是被驱逐的,可能是会被骂的,顶顶好的情况是他被允许留在明家做事,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会在踏进明家大门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样的一双眼睛。


那样一双纯净透彻,没有任何杂质的眼,就像最纯澈的水晶,晶莹剔透。


阿诚是没有见过水晶的,不过他听那些女人说过,水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阿诚想,那双眼睛应该就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宝石了!


一瞬间,那双眼睛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撞进了他的心底,在他阴暗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直到有一日,长成参天大树,然后,破壳而出!










【靖苏/诚台】我的小少爷啊!(二)

接上文哦~⁽⁽٩( ´͈ ᗨ `͈ )۶⁾⁾

话说我在默默地捉虫~谢谢亲爱哒的提醒喔~

1.有的时候,一眼就是一生②


明家是在桂姨死后的第三天才知道桂姨出事了的,本来桂姨差不多两天没有来上班了,大姐明镜是有些担心的,但家里的小祖宗明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发起了高烧,急得明镜是团团转,连公司都不去了,整日整日的就守在明台的身边,哪里还记得其他的事啊。就连明楼也被她指挥的团团转,连学都没有去上了,可以说,这两天因为明家小少爷,整个明公馆可都是忙的鸡飞狗跳的,所以对于桂姨没有来上班这件事儿,除了大姐明镜一开始有些担心之外,还真的没有在明家引起太大的波浪,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儿是明家的小祖宗明台生病了啊!



所以当明镜抱着明台坐在沙发上,明楼半蹲在地方难得好声好气的哄着自己的宝贝弟弟喝药的时候,梁嫂告诉明镜外面有一个警察带着一个小孩在外面等着的时候,明镜和明楼有一瞬间是懵了的。


警察?!


孩子?!


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最后还是明镜先反应过来,让梁嫂出去把人带进来,不过明镜可没有就此放开明台的意思,不管怎么着,今天这药都是得让明台喝完的。



明镜用一贯对明台柔和到不行的声音说:“明台呀,你把这个喝了,姐姐就给你吃糖糖好不好呀?”



就连一向一向主张对明台严厉教育的明楼也柔声细语的对明台说:“明台啊,你把这个喝了,大哥就带你出去玩怎么样啊?”


谁可是人家明台就连看都不看两人一眼,头一扭,就把后脑勺对着了两人。谁知明台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大大的鹿眼,脆弱中却又透着倔强,是不屈服,是不甘,也是无奈。


那是跟着梁嫂一起进来的阿诚。


那双眼无端的让明台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刻到骨子里的熟悉。明明他从未见过那个人,却仿佛早已认识了那人数千年。


对于小小的明台而言,那些情绪于他而言还太复杂,他不懂,但他知道,他就是想要亲近那个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